王者捕鱼器视频|王者捕鱼现金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園地 » 風采實錄

深情系農工 奉獻在崗位

來源:農工黨山東省委會  時間:2019-08-02 14:18:00  編輯:郭巖

   曾幾何時,人們對麻風病談之色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在全國范圍內興建隔離治療的定點醫院,實行免費的診斷和多種藥物聯合化療,麻風病得到了有效遏制。但社會上存在對麻風病患者不了解甚至歧視,作為一名工作在麻風病防治一線三十余年的醫務工作者和一名農工黨黨員,我想用我的心路歷程告訴大家:麻風病可預防、可治愈、不可怕。我要用自己的愛心為麻風病人解除身體的疾痛,撫平心靈的創傷,為絕望的病人燃起一盞希望的明燈!

一個人無法脫離社會而存在,一個人也總會烙上時代的痕跡。相信通過我的講述可以讓大家看到黨和政府在麻風病防治工作中走過的道路,也可以讀懂無數像我一樣奮戰在麻風病防治戰線上的醫務工作者的心聲。

 

“干好這工作要有一顆善良慈悲的心”

濟南市皮膚病防治院的麻風病醫院坐落在省城西郊臘山腳下,像中國所有偏僻、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落一樣,無法進入外界的視野。1977年,22歲的我從濟南衛生學校畢業,畢業通知下達的時候,我驚呆了——我被分配到了濟南市皮膚病防治院麻風病住院部。當時的我真不敢想象,也真想不通,為什么勤奮好學成績優異的我不能分配到條件好、環境優美的大醫院工作。醫院坐落在遠離市區、荒蕪人煙的山腳下,病房年久失修,四周一片荒涼,離住院部幾百米的小路不僅坑坑洼洼,而且一路上要經過二十多個墳墓,陰森恐怖的場景令人心里直發毛。

我第一天到單位報到,心情也沉沉的,失落惆悵溢滿了心間。麻風病人在常人眼里是一群“怪物”:四肢畸形、鼻塌眼凸,面目猙獰,且有傳染性,受到人們的歧視。當我第一次走進病房時,眼前的情景又讓余驚未了的我頓覺毛骨悚然。有的麻風病人四肢殘缺,有的眼球外露、鼻梁塌陷,有的雙目失明,有的渾身散發著惡臭。我的心靈受到了強烈沖擊:難道我的一生將從這里開始?難道真的要和這里的病人打一輩子交道?我的家人、同學、朋友會怎樣看待我?我以后找對象會不會嫌棄我?我的理想怎么去實現?回到家后,我吃不下飯;夜晚,我輾轉難眠,偷偷地哭了一夜。母親勸慰我:“堅強起來!別人能干,咱也能干!”是啊,人要懂得感恩,感恩中國共產黨,感恩偉大的祖國。國家培養了我,我就要用我所學知識回報國家,工作再苦再累,總得有人干!可一些親友并不理解我,男友得知我的工作后,決意分手。有一次到同學家聚會,同學的家長知道了我的工作,待我走后,把用過的茶杯、坐過的床單全部扔掉,并將家里徹底消毒。

可老一輩醫護人員全心全意對待麻風病人的工作態度,卻深深感動了我。麻風病人被親人拋棄抑郁終生的不幸遭遇,深深震撼著我的心靈。當年帶我的王忠三大夫曾經告訴過我:“每個病人的心底都有許多苦和樂,干好這工作要有一顆善良慈悲的心。”這些話深深觸動、感染了我。我下定決心,一定要讓這些病人不僅體會到人間的親情,還要讓他們看到生活的希望,我要用真誠的守護,為麻風病人這個特殊的群體帶來“希望之光”。每天清晨,我都先去看護重病號,小心地為他們穿好衣褲鞋襪,整理床鋪。忙完護理,就抓緊時間清洗病人換下的被罩、床單和衣褲,遇到屎尿漬跡處,反復搓洗。

后來,周圍經常有人問我,到底是什么力量使我決心留下并甘心奉獻。我說,有一位病人的故事促使我下定決心獻給麻風病防治事業。麻風病住院部有位病人叫張寶蘭,她是一個勤勞善良的農村婦女,20多歲的時候,丈夫離世,極度悲傷的她沒有改嫁,而是把全部的愛傾注到兒子身上,她把兒子撫養成人并為其娶妻成家。可災難再次降臨到張寶蘭身上,她不幸患上了麻風病而被迫離家住進麻風病院。張寶蘭天天站在醫院門口翹首盼望兒子能來探望,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兒子始終沒來看過她一次。張寶蘭非常思念兒子,寢食難安,醫院同意她回家看看。可當張寶蘭回到熟悉的家時,卻被兒子拒之門外,兒媳從門縫里遞給她一碗粥,厭惡地說:“吃完了趕快走!”此時,老人的心碎了,幾乎暈倒在地。她踉踉蹌蹌地回到醫院,從此整天不吃不喝,只想早日離開人世。就這樣,張寶蘭直到臨死,也沒能見到兒子一面。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可以說經歷了一場心靈上的洗禮,我再也不懼怕麻風病人了,也更加深刻理解了人道主義精神的內涵,慢慢愛上了這個崗位。我發誓:“一定要在麻風病護理事業中奉獻自己全部的愛!”

在這個常人不愿涉足的“禁區”內,我從一名普通護士逐步成長為精通護理專業的行家里手,成長為麻風護理專業隊伍中的佼佼者。

19891月,懷著對護理事業的熱愛,懷著對農工黨的赤誠,我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農工民主黨黨員。200012月,我又光榮加入了我一直仰慕和熱愛的中國共產黨。從入黨的那一刻開始,我除了對工作兢兢業業之外,又多了一份農工黨員、共產黨員對社會的責任。我時刻提醒自己:“我是農工黨員,更是共產黨員,是一名大家都稱贊的白衣天使,我要無愧于黨員這個稱號!”三十年來,我無怨無悔,把全部愛心都獻給了這些最需要照顧的病人。有一個80多歲的病人叫徐宗堯,連續幾天便秘,吃藥灌腸都難以解決問題,我毫不猶豫地試著用手摳的方式來幫助她排便,結果糞便濺的渾身都是,而我卻絲毫不介意,一邊幫老人擦拭身體,一邊繼續與她聊天。我用體貼入微的關愛,把許多生命垂危的病人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麻風病人常常受到社會的歧視,家庭的拋棄,他們比健康人更需要心靈的呵護和情感的關懷。在搞好醫療護理和生活護理的同時,我注重從細微之處的點滴小事做起。讓麻風病人真切地感受到黨的溫暖和關懷。在我的帶動下,醫護人員脫去了裝備了六十年的防護衣,進一步拉近了與病人的心理距離。工作中我隨時注意觀察和了解病人的思想和情緒變化,有段時間,我在查房、換藥時發現,在麻風院生活了30多年的病人張玉亭焦慮不安,我了解到老人非常想念唯一的姐姐。經過多方奔波,我終于找到了老人的姐姐,但老人的姐姐也是年老體弱,臥床不起,無法親自前來探望張玉亭。我于是用自己的手機為姐妹倆接通了電話。張玉亭用已經殘疾的雙手捧著手機,熱淚滾滾地喊著:“姐姐,姐姐,我是玉亭啊,我想你啊!”當時在場的人們無不流下了同情和感動的淚水。病人李善英晚上蓋兩床被子還凍得睡不著,我專門買來一床電褥子。對工作人員說,老人的被窩熱乎了,心也就跟著熱了。一年元旦,我為了讓病房5名生活自理能力較差的老人吃上好飯,在家里包了餃子,與丈夫一起坐車從市里送來,送來的時候餃子還熱乎著。……和患者朝夕相處,我慢慢成了他們無所不談的摯友,三十多年來,我為四十多位麻風患者養老送終,盡最大力量去彌補患者那殘缺的親情。

 

“我舍不得離開他們”


    22歲參加工作起,醫院的護士換了一撥又一撥,我依然堅守著。近30年的朝夕相處,我把病人視作自己的父母,病人也把我當作了親閨女。

1998年,醫院新門診大樓開業后,院領導領導考慮到我長期在麻風病房工作,且患有多種疾病,對我說:“你在麻風病房干了這么長時間,年紀也大了,還是回到新門診上工作吧,以后不用那么辛苦了。”當麻風病人得知這個消息后,向院長聯名寫信,不讓我離開。信的末尾是全體麻風病人的手印,一些已經沒有手的病人也用上肢在信上摁上了紅印。院長進退兩難,把決定權交給了我。看著那封聯名信,我仿佛看到了病人那殷切的目光,聽到了那發自肺腑的懇求,我的心里涌入一股暖流,感動的淚水溢出了眼眶,激動地說:“院長,我留下吧!”就這樣,我又一次留了下來。

為能夠有效解除病人的痛苦,我刻苦鉆研麻風病的防治、康復知識,并學以致用,把康復保健知識及時傳授給病人,將自己的工作學習和實踐經驗撰寫成論文發表在國家級專刊上。我每天認真清創換藥挖潰瘍,認真觀察研討、拍片,經臨床治療效果很好。2006年,中國麻風協會推薦一種用于治療潰瘍效果明顯的海洋生物藥品,我積極聯系協會負責人,主動給病人送去了4萬多元的藥物,免費為病人治療。為改善病人的住院條件和生活狀況,我拿出政府獎勵給我的2萬多元獎金,為病房添置設施,為病人購買短缺的生活必需品。

我一一記下病人們的生日,帶領全體醫護人員給病人過生日。第一次給病人過生日的情景,至今還讓許多病人記憶猶新。那天我買了蛋糕和各種食品,帶領全體醫務人員集體為病人張元榮過生日。張元榮激動地說:“我活了60多歲,沒想到這一輩子還能像正常人一樣過一次生日,這哪是一塊普通的蛋糕啊,這里面盛的是護士姐妹們的關愛,裝的是我們全體麻風病人的幸福啊!”

為改善現有麻風病院病人的居住及生活條件,我努力做好麻風病院村的改建、擴建工作,進一步做好對殘老病人的收養、生活照料和護理,充分把黨和政府對麻風病人的關愛送到病人的心里。我積極組織專業人員對濟南市所屬六區三縣一市的432名殘畸麻風病人進行調查摸底,對每個人的身體狀況、殘畸潰瘍、經濟等情況進行了登記、拍照和建檔。為擴大宣傳,呼吁社會各界關注、關愛麻風病人群體,我還積極與市殘聯、各大媒體聯系,到偏遠地區病人家進行跟蹤采訪。不管是多跑腿還是多花錢,只要能讓病人生活得舒適一些,能讓他們感受到來自社會的尊重和溫暖,我就知足了。

我在麻風病護理工作中做了一些應該做的事情,卻被病人譽為“最可愛的白衣天使”,黨和政府也給了我許多榮譽,先后被評為濟南市勞動模范、山東省優秀共產黨員、濟南市十大杰出職工、濟南市“三八紅旗手”、山東省衛生系統廉潔行醫標兵等榮譽稱號,還獲得了山東省紅十字會博愛勛章、省富民興魯勞動獎章。20056月,我又榮獲了紅十字國際委員會頒發的護理事業最高榮譽獎——第四十屆南丁格爾獎章。可我認為,這更多的是對我們濟南市皮膚病防治院工作的認可和最高褒獎。我始終認為,我做的都是本分,要讓病人生活得舒適,感受到來自社會的尊重和溫暖,自己再苦再累也值得。

 

“農工黨員最樸素最真誠的中國夢”

從經三路的濟南市皮膚病防治院到西郊的麻風病房,大約需要40分鐘的時間。每天早上8點鐘,我和同行的3位大夫坐班車趕到西郊,開始一天的工作。查房、看病、發藥、打針、為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打掃衛生、和病人談心,解除他們悲觀的心態。就這樣,一直忙到中午,再坐班車趕回市區。下午和晚上如果病房里有突發事情,就需要自己打車。處理完離開后,因為交通不便,需要步行幾里才能找到公交車。30年來,我一直馬不停蹄地在市區和郊區間穿梭,默默地守候著我的病人,看著他們漸漸好起來。

對大多數麻風病人而言,病房,變成了他們終生的寄居地。他們平均年齡70,最老的患者在這里住了40多年。有的親人已經與其斷絕來往。他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夠得到家人的關懷,哪怕只是一句簡單的問候。

中秋節我給患者買月餅,每年春節,我都會陪在患者身邊,除夕夜與患者一起吃年夜飯,初一清晨又一一拜年送祝福。我為腰腿疼患者買來充氣床墊,為失眠病人買來保健食品,為貧困患者買來保暖內衣,為老人備下電褥子,還買回各種瓜果食品,親手做出各種滋補品。

麻風病人是一個特殊的群體。以前由于醫療條件的限制,麻風病人得不到有效的治療,造成身體畸殘,有的生活不能自理,受到社會歧視。曾經有的麻風病人去世了,他們的家人連尸骨都不認,只讓我們隨便處理掉……看到這些病人的遭遇,我總是感到心里難受。醫院里的病人進進出出,有來有去,有很多病人來了之后,后半生都從這里度過,一個人孤孤單單走到了生命的盡頭。1977年參加工作至今,我已經送走了40多位病人,并負責處理了他們的后事。由此我也成了病人們十分信賴的親人。

每一位麻風病人都有一段辛酸故事。我經常安慰那些因常年沒有兒女探望而憂傷的老人,我就是要讓他們心里暖著,能有盼頭,用我們醫護人員的愛來彌補殘缺的親情,給他們帶去生活的希望,找到回家的感覺,找到那失去已久的親情!

特殊的護理崗位需要超常地付出、忘我地投入和無私地奉獻。近30年艱苦條件下的超負荷工作,使我身患多種疾病。高血壓、冠心病、膽結石,時常折磨著我,但即使身體再難受,我也從未耽誤過工作。周六周日也很少休息,只要病人需要,我總是及時出現在他們面前。在我心中,事業是第一位的,病人的分量永遠最重。

在《南丁格爾禮贊》中,詩人朗費羅寫道:“那盞小小的油燈,射出了劃時代的光芒。”平凡的護理工作可能不會有驚天動地的業績,但我在平凡中體會到了真情,在簡單中收獲了無數次感動。我的夢想就是能看到病人在減輕痛苦之后的微笑,這個夢想也是我們廣大農工黨員的夢想,它凝聚了每一個農工黨員對百姓的深情厚誼,凝聚了醫療衛生工作者懸壺濟世、解救病人于危困之中的美好理想,這是我們農工黨員、更是共產黨員最樸素、最真誠的中國夢!(劉振華

打印
分享到:
農工黨中央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農工黨中央”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農工黨中央和農工黨中央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如有需要鏈接轉載或其它 方式調用者,請注明摘自“農工黨中央網站”或相關字樣。
② 凡本網未注明“來源:農工黨中央”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僅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進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參考,我們不作任何承諾保證,不承擔任何的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來源:農工黨中央",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王者捕鱼器视频 稳赚不赔的小生意 竞彩足球跟单30天了 ku游娱乐登录页面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1998彩票在线 球探 后三包胆玩法 云南时时开奖纪录 内部人员揭秘网赌控制结果 全年中特无错六肖